醉倚千阑

剧情都被我赶到飞起,还是没能在开学前更完。

从明天开始就不定期更文了,后面会放缓文章的节奏,之前带过没提的情节也会写出来的。


注:这里的开学是指在家上网课,不是去学校的意思(´・_・`)

凉风约

第八章

被派去详查的仙人是天庭里少有的几个对杨戬有些好感的,为人又正直勤恳,所以对此事颇为尽心。他从功德入手,循着临央在北斗星君那刻意留下的痕迹,一路查到了杨戬判理过的案件,一桩桩,一件件,越查越惊心,越看越痛心,甚至发现,新天条建立也有杨戬在暗地里助力。

他颤抖着拿着搜集来的证据,泣不成声。

真君大人,您放心,您的冤屈,小仙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昭于天下。

他不是没有看见众仙对杨戬的唾骂鄙夷,也知道玉帝王母对杨戬的态度,可他忍不下去啊!

他一想到真君大人拖着病体残躯被所有人,甚至被自己的亲妹妹误会,偏偏还要隐瞒真相,虚弱地躺在床上,凄惨一笑的样子,他的心就痛啊!

下定决心的仙人打算在明天早朝当着众仙的面拿出证据,他不信,看到这些证据,那些身犯旧天条却被杨戬暗中救下的神仙们会无动于衷,玉帝王母会不顾众意强压此事!

窝在司法神殿的刘沉香若是能稍微放下手中的公务和堆积如山的奏折,关注一下外面的消息,也不会在上朝时如此被动。

此时被动的刘沉香怎么也想不通,竟然会有人翻出以前的事,还有胆子说出来。

在仙人说出杨戬对众仙的维护,对三圣母一家的爱护,甚至新天条可能是他一手建立后,朝会便乱成了菜市场一般。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真君大人是有苦衷的!”这是和揭露真相的仙人一样的颜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杨戬那个小人要是能这么好,我,我就跪到他面前叫爹!”这是连亲爹都不要的。

大多数人还是正常的,怀着震惊和怀疑窃窃私语。

也有一言不发,静静在一旁看戏的。比如太上老君和太白金星。

本以为会震怒的二圣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神情莫测。

玉帝在王母的眼神攻势下开口道:“咳,刘沉香,你当初是因为打败二郎神才当上这个司法天神的,此事你怎么看?”

众仙顿时安静下来,看向现任的司法天神刘沉香。

为什么要把事情弄成这样,等我慢慢筹划为舅舅报仇不好吗?刘沉香不满地看了一眼那仙人。

戏作久了,自己也会信以为真的。刘沉香明明知道那些为杨戬报仇的话也就骗骗龙四和小玉。百花那些人也就罢了,玉帝王母他哪来的能耐动手?不过是为了留住小玉装装样子而已。他和瑶姬一样,把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从百花嫦娥到自己的父母外婆,却从来没想过他自己在杨戬的死上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刘沉香深吸一口气,说出了一套条理清晰,无懈可击的说辞:“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证明杨戬推出新天条有功,剩下的无非是杨戬对众仙的维护,可那是在杨戬担任司法天神,旧天条仍在之时,从新天条来看,他对众仙的处置并无过错,但放在新天条未立时,他就是在其位而不谋其政,尸位素餐。杨戬自从我决定救母时就对我百般阻挠,我没看到他的爱护,只看到他欲对我置之死地,好坐稳他司法天神的位子。”

仙人没想到当证据摆在眼前,最不相信的竟然是杨戬的亲外甥,他更想不到,刘沉香还反驳得这么有理有据,大半的人都信了。

“哈哈哈,说的正是这个理,他杨戬偷奸耍滑,执法不严,还要我们感激他不成?”这个亲爹都不要的也是最看不惯杨戬的,杨戬当司法天神时,他没少在背后偷偷骂人家,现在杨戬人走茶凉,他也就敢光明正大地骂了。

仙人愤愤不平:“刘沉香,真君大人可是你的亲舅舅,你就这么一点都不相信他吗?”

刘沉香不屑:“我母亲还是他的亲妹妹呢,他都忍心把她压在华山底下受苦二十年,我不信他又怎么了?”

“三圣母当初犯了天条,真君大人依律处置,何错之有?他身为司法天神,你要他徇私枉法不成?”

“呵,他对无亲无故的神仙都能网开一面,却对自己的亲妹妹如此刻薄,你让我如何信他?”

“我……”

“哎呀,好了好了。”太上老君看了半天的戏,看那仙人嘴笨得不行,完全被刘沉香碾压,才开口打断,“二位不要吵了,且听陛下和娘娘如何决断吧。”

凉风约

第七章

哮天犬添油加醋地告诉老六,临央是因为杨戬一手策划改了新天条才出世的,所以对杨戬很感激,可杨戬已经死了,临央就只能善待对杨戬好过的人了。

哮天犬一脸遗憾地说,只是因为自己对杨戬不离不弃,临央就对自己一条狗这么好,曾经作为杨戬兄弟的梅山六人要是当初没有为三圣母一家背叛杨戬,那临央一定会对他们比对自己还更好的。

为了让老六彻底相信,哮天犬向与天庭脱节的老六各种普及仙灵的知识,还让他服下仙丹。老六惊喜地看着重新长出来的手臂,终于相信了哮天犬的话。

他问哮天犬:“帝君大人还缺手下吗?”

哮天犬摇头:“我主人法力无边,有我一个就够了,”又安慰地拍了拍老六的肩,“你也别失望,好歹主人看你为杨戬主人守庙给了你仙丹。当年杨戬主人对你们那么好,你们都能为了三圣母一家背叛他,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现在再后悔,我也帮不了你们呀。”

老六看着哮天犬远去的身影,忍不住抱头痛哭。

在知道真相,杨戬死后,他就已经后悔了,他不仅失去了以前的地位和权力,还过得差强人意,刘沉香明明知道,却什么都没做。只是老六强撑着,为杨戬守着这灌江口。

哮天犬的话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怨恨地想,三圣母,都是三圣母他们害的!

其实哮天犬对老六说的话不假,不过是看他怎么说了。

哮天犬曾听临央和通天教主提过,临央是想为杨戬洗刷冤名的,他也确实感激杨戬,只是就算梅山兄弟没有背叛杨戬,临央对他们也不可能比对哮天犬还好的。

徇着气味去找主人的哮天犬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仔细想想刚才和主人说的话。

哦嚯。

被哮天犬诛心的老六回了梅山,把一切都告诉了其他四人,四人脸色各异,有嫉妒,有震惊,有愤恨,有贪婪,毫无疑问,他们都心动了。

那可是仙丹啊,二爷当年当司法天神的时候都能没给过他们一颗呀!

所以当拿着水镜碎片的通天教主来找他们替杨戬作证时,都不用威逼利诱,他们就答应下来了。

他们想得很好,此事若成,那个帝君给他们的好处必定少不了,若不成,多少也能拖三圣母一家下水。他们不好过,三圣母一家也别想好过!

临央离开后找了一家酒楼,把看得顺眼的菜名都点了一遍,等哮天犬找来时,菜上得差不多了,临央示意他坐下吃饭。

“主人,我把老六的手治好了,他很高兴,让我代他谢过您。”

“既然如此,以后就不用理会他了。”临央可没忘记梅山兄弟做过的那些破事。

哮天犬应了一声,拿了一块猪蹄开吃。

临央支手撑着脸颊,盯着腮帮子鼓鼓的哮天犬,最终还是咽下质询的话,自嘲地笑笑。

以前他还怕哮天犬恢复记忆后离开自己,现在倒成了自己要不要这条傻狗了。

算了,只要他待在我身边一日,我便一日护他周全吧。临央想着,也拿起筷子开吃。

把腮帮子塞满打算拖延时间,本着能晚一点离开主人就晚一点离开的想法的哮天犬悄悄松了口气。

被主人发现自己假装失忆也好,以后也不用遮掩了,免得日子久了才被主人发现,更伤主人的心。

哮天犬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明明只有一个主人,却要装作有两个,太难了。

酒足饭饱之后,临央对哮天犬说:“哮天犬,杨戬的骂名很快就要洗清了,你开不开心?”

这是道送命题。

哮天犬一脸诚挚:“只要主人开心,我就开心。”

临央笑笑,没再说什么,被欺骗的愤怒彻底平息了。

两人回了天庭,只等一场大戏登台。

蜀地的二郎神像在二郎神生辰这天不约而同泛出金光,百姓直呼二郎真君显灵,都赶来祭拜,土地上报,一层层报到了二圣面前。内心毫无波澜的玉帝面上还是表示很惊奇的,派了天官下去查看。

二圣对视一眼,眼中满是无奈和宠溺。

天官回来禀告玉帝,那金光是功德金光,还颇为浓厚,把整个蜀地都罩住了,其中以灌江口最甚。

众仙谁不知道灌江口曾是杨戬的住处,蜀地又归他管辖,可他自从新天条出世就被三圣母念旧情带回府中了,听说还半死不活的,这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众仙众说纷纭,想起那个冷酷心狠的前任司法天神,都有些人心惶惶。

为了安稳人心,玉帝王母派人详查此事。

凉风约

第六章

“我还以为你今年又要入冬才能回来呢。”小玉正炒着菜,刘沉香坐到灶前添柴。

刘沉香布下阵法以防有人窃听才道:“小玉,水镜碎片被人抢走了。”

小玉拿着锅铲的手一顿,道:“谁抢走的?”

刘沉香摇头:“不知道,那人法力太高,我根本无力抵抗,但那人并无伤我之意,还帮我斩了追捕的大妖。”

小玉担忧道:“玉帝和王母又为难你了?”

刘沉香点头:“嗯,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小玉叹了口气,道:“沉香,我们真的能成功吗?”

刘沉香握紧手中的柴:“我也不知道,但总要试试,舅舅换来的天下,他们凭什么安然享受。”

刘沉香和小玉从封神台回来的那天,所有人就要准备承受他们的报复,百花那些人只是开始,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杀了玉帝和王母,让整个世界为杨戬陪葬。

刘沉香为了宽慰小玉,道:“今天上朝的时候,玉帝昭告四海,仙灵出世,太上老君说仙灵法力无边,知晓世事,我们可以试着拉拢他,对付玉帝王母。”

“仙灵?就是那个孕育在苍穹之顶的仙灵?”小玉惊喜地问。

“你知道?”刘沉香有些惊讶。

“嗯!舅舅跟我说过,仙灵蕴含盘古之力,若能出世,天地再残破都能补全,比古时女娲补天还厉害。而且,每个仙灵都是独特的,能给天地带来不同的福祉。”小玉一提起杨戬便两眼放光。

刘沉香了然:“难怪玉帝能封他做帝君,舅舅懂得可真多呀。”他下意识地忽略太上老君说的那一长段话。

小玉纠结道:“既然仙灵出世,那天地的破损一定修复了,以前我们可以破罐子破摔,可现在我们还要把众生都牵连进来吗?”

刘沉香愕然,沉默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口子商量了几天,觉得玉帝王母还是要报复的,但范围只在天庭,绝不牵扯到众生,所以玉帝王母不能死,只能让他们生不如死。

第二天上朝的刘沉香一脸“便宜你们了”的表情让二圣很恼火,还真当他们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看这小子扑腾那么久都扑腾不出什么水花来,又对戬儿有那么一点愧疚之心,早拿他开刀了。

不爽的二圣也要让刘沉香不开心,王母下令让三圣母上天庭帮忙准备酒宴,玉帝把堆积的奏折都给他批了,本来玉帝还想让他去大荒斩妖的,刘沉香谎称上次凡间的大妖还未斩杀,玉帝不好逼他太紧,骂了他几句无能,这才作罢。

刘沉香下朝后顶着众仙同情的目光去了天玄宫,却得知崇祁帝君这几日闭门不见客。刘沉香只得回刘府,让小玉陪着杨莲一起去天庭,也好有个照应。

刘沉香有些后悔那么早就把百花杀了,不然可以央她帮忙照顾杨莲,小玉也不用那么辛苦。

通天教主身躯铸好后,临央就带着他和哮天犬去了北斗星君那里,把杨戬给刘彦昌的功德转给了他。虽然地仙千年的功德在临央眼里不够看,但给刚拥有身躯,魂魄还不稳的通天教主护身正合适。

临央和通天教主就此别过,临央请他到时去天庭赴宴,他也一口答应,临央很高兴。

“主人,我们现在去哪?回天庭吗?”

“不,去蜀中!”临央看了昏倒的北斗星君一眼,抬腿离开,哮天犬紧跟其后。

灌江口,二郎神庙里,临央看着还算旺盛的香火有些惊奇,没想到,蜀地百姓对杨戬还不错。

刚替百姓办完事回来的老六看见他们,直接扑过去:“二爷!”

临央拉着哮天犬躲开,问道:“哮天犬,这是谁?”

“主人,他是梅山兄弟的老六。”

“哦?”临央神色微妙,又被老六空荡荡的袖管吸引了注意。

“主人,我和老六好久没见了,有些话想和他说,您出去逛逛吧,我待会就去找您。”

“好吧,”临央又看了看老六,“他替杨戬保护这里的百姓,对杨戬也算有些情义,你要愿意就把他的手臂治好吧。”

也就是一颗仙丹的事,临央离开天庭时,让哮天犬带了些,嘱咐他想吃就拿来吃,哮天犬除了按临央的吩咐给了通天教主几颗,就没动过。

“是,主人。”哮天犬低头应下,眼中满是讽刺,这群白眼狼,也有情义?

临央转身离开,哮天犬拦住想要追上去的老六。

“哮天犬,二爷怎么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老六焦急地问道。

“我主人从来都没见过你,怎么会认识你。”

“什么叫没见过我,二……”老六才发觉哮天犬的模样和以前大不相同,“你怎么,怎么……”

哮天犬得意地道:“我主人是天上的崇祁帝君,赏给我几颗仙丹跟喝水一样简单,吃了仙丹,容貌变了也是正常的事。哦,对了,主人还让我也给你一颗。”

老六小心翼翼地接过丹药,有些不相信:“他既然是帝君,怎么会对你一条狗这么好?”

哮天犬:忽悠模式开启中

凉风约

第五章

刘沉香正追杀被他砍伤的大妖,已是力有不逮,眼看着大妖要逃走,却被从天而降的一道法力斩死。

临央寻思着该去找件兵器了。

刘沉香喜出望外,拱手谢道:“多谢前辈。”

化成美髯公的临央摆手:“不必谢我,我此番是向你讨一样东西的,待会你莫要恨我才是。”

“前辈想要什么?”

“伏羲水镜的碎片。”

刘沉香一惊,摆出防御的姿势:“若我不给呢?”

“你觉得此事由得你吗?”话音刚落,刘沉香便被定住身形,临央都不用碰他,碎片就到手了,还好心帮他把眼罩复原。

“太弱了。”临央临走时嫌弃地说了句。

等刘沉香能动了,临央已离去多时,九天十地,他去哪里找?他发泄似地把大妖的尸体砍成肉泥。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保护不了舅舅,现在连唯一能看到舅舅的伏羲水镜碎片都被抢走!

昆仑山上,通天教主和哮天犬聊得火热:

“主人失忆之后好骗多了。”

“这小子是傻了些,但看着比当初明快,他应该过得不错吧?”

“嗯,玉帝和王母娘娘很关心主人,太上老君还亲自送仙丹过来,生怕主人有事的样子。”

“仙灵呐,他们能不捧着吗?哼。”

“我看他们是真心对主人好的。”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用在意,他们也对那小子做不了什么,你不必担心。”

“那就好。”哮天犬拿出烧鸡来啃,再一次觉得幸福极了,只是主人不在身边,他有些心慌。

临央第二天便回来了,比他计划的要早一天,幸亏刘沉香没在华山,不然加上三圣母的宝莲灯,可没这么快完事。

通天教主的肉身要九九八十一日后才铸好,临央闲来无事,与他和哮天犬一起分享自己知晓的趣事,也和他谈论争辩诗文武学、八卦五行,两人一个学识渊博,一个见多识广,两个多月下来,相处甚是投机,便成了忘年交。

通天教主仿佛又回到当初杨戬和他相交的日子,一时疏忽,道:“你现在离开你那个妹妹,可比当年有生气多了。”

“嗯?什么妹妹?”临央莫名其妙。

哮天犬停下啃烧鸡的动作,抬头紧张地看着两人,不敢说话。

通天教主默了默,语气晦涩:“你和杨戬长得一模一样,你知道吗?”

“啊?不是吧,我竟然和那个缺心眼的二愣子长得一样?”临央讶然。

通天教主:“……”如果他有脸的话,临央就能看出他的心情了。他在憋笑,憋得很辛苦。

“你,为什么,说他是,缺心眼的二愣子?”

“他法力高强,智计无双,却把那个自私无能的三圣母捧在心上,白白把自己的功德给了一个凡人,最后给他外甥铺路,落了个尸骨无存,遗臭万年的下场,不是缺心眼是什么?”临央喋喋不休,一脸痛心,在他看来杨戬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有问题,缺根弦。

哮天犬手中的烧鸡“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临央后知后觉地转头看向哮天犬,那傻狗一脸心疼,临央很慌。

“哮天犬,虽然我没买过你,也没葬过杨戬,但这些天,呃,”临央想到这些天除了和通天教主唠嗑也没做什么,有些惭愧,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

哮天犬抹抹手上的油,握住临央的手:“在我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主人,除非您赶我走,不要我了,我都会跟在您身边的。”

“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虽然哮天犬只对杨戬好,但临央相信,只要日子久了,他也会对自己好的。

哮天犬闻言再也忍不住,扑到临央怀里哭起来。

通天教主冷眼看着两人情深义重的模样,如果他有眼的话。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呵。

刘沉香满脸阴沉地回了华山,刚进门就看到几个下人拉着发酒疯的刘彦昌。他五年前破阵后就趁众人忙乱时逃了,没几个月又灰头土脸地回来,杨莲每天在房里不是做点心,就是哭着叫“二哥”,哪有心思顾及他,刘沉香派下人把他安置好,管他死活,只当养个废人,就像,当年他们养舅舅一样。小玉倒是心软,吩咐下人别短了他的衣食。

刘沉香视而不见,进屋去找小玉。小玉在后厨做饭,听到门口有动静,回头看去,看见是他,冲他甜甜一笑。

刘沉香也跟着勾起嘴角,觉得那些无力、愤懑和悲伤都暂时被抹去,只剩满心的温柔。

凉风约

第四章

天玄宫内,哮天犬无奈地看着临央:“主人,五日后瑶池就设宴了,您现在去凡间,不好吧?”

临央不以为意:“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我至多三日便回来,不妨事。”

“可是……”

“不要说了!”临央有些生气,哮天犬吓得缩了缩身子,临央见状放缓了语气,“你跟不跟我走?”

“主人,您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临央满意地点点头:“那走吧!”

哮天犬跟在临央身后,满眼幸福地望向主人。虽然自己假装失忆骗了主人,但只要能留在主人身边,一切都是值得的!

“哮天犬,跟紧点,别丢了。”临央叫醒落在身后独自出神的他。

“哎,来了,主人。”临央看着身旁的傻狗,心中满是怜惜和心虚。自己从天玄宫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哮天犬,他知道那是杨戬的狗,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在他这里,还失忆了,想到这狗对杨戬的不离不弃,他就想据为己有,自己孤寂了九万年,要有这样一个兄弟一样的狗子陪在身边,多好啊。

当时的天玄宫:

临央满脸疑惑地问道:“哮天犬,你怎么在这里?”

哮天犬同样疑惑地问道:“谁是哮天犬?”

临央一头雾水:“当然是你啊。”

哮天犬又问道:“我是哮天犬,那你是谁,是我主人吗?”

临央欲言又止,自以为的平生第一次撒了谎:“不,你主人早死了,我看你在大街上卖身葬主才把你买下来的,你主人杨戬还是我葬的,你忘了?”

哮天犬迷茫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我主人葬在哪了?”

临央才想起杨戬被玉帝带去填了封神台的恶业,尸骨无存,更别提入葬了,他支支吾吾答不出来,一把拽住哮天犬的手,无理取闹:“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就是你的主人,不许再想着那个杨戬,他有什么好,当司法天神的时候穷得让你连顿饭都吃不上,你跟着我,我顿顿让你吃肉。”

吃了仙丹聪明不少的哮天犬都学会装失忆了,哪里会看不出他的心虚,他眼中划过一抹温柔,低声应好。

两人偷偷溜出宫殿,出了南天门,直奔凡间。刚下朝的玉帝王母赶到天玄宫扑了个空,只看见临央留下的字条。

玉帝装作生气的样子:“临央太胡闹了!等这小子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王母睨他一眼:“你舍得吗?临央下界,可酒宴马虎不得,我们只消准备好便是。这孩子有分寸,会提前回来的。”

玉帝笑道:“娘娘说的是。”

一个月后,昆仑山上,临央遣了哮天犬到洞外守着,还布下阵法防止他听到什么,才道:“在下临央,请通天教主现身,在下有事相谈。”

通天教主的声音在洞内响起:“你有何事?”

“在下与杨戬有些渊源,此番为他前来替通天教主重塑身躯。”

“杨戬呢?他自己怎么不来?”

不知是不是临央听错了,他竟觉得这话带着……挑逗?但对通天教主还不知道杨戬已死感到同情:“杨戬五年前被玉帝用来填了封神台的恶业,尸骨无存。”

“什么?”

“教主莫要伤心,杨戬是自愿求死,想来也不愿你去为他报仇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愿求死?”

“在下是仙灵,九万年前至今之事,在下都知晓。”

“你就是去年那个出世的仙灵?”

“正是。”

“那你与杨戬有何渊源,能帮他至此?”

“我骗得了他的狗,自要还他个人情。”临央有些心虚,看了看洞外的哮天犬。
通天教主同意重塑身躯,临央取出降神木,布下阵法,让通天教主的魂魄附在上面,又割破手腕,以自己的血来驱动阵法。

做完这一切,他掩好伤口,带哮天犬进来。

“你在这守着,要是饿了就把路上买的烧鸡拿来吃,我过两天就回来,这洞口我布了阵法,没人闯得进来。”临央对哮天犬嘱咐道。

哮天犬拽住临央的袖口:“主人你去哪?”

临央摸摸哮天犬的头:“去办些事情,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这一个月来哮天犬生怕自己丢下他,临央越发对杨戬不满,这家伙到底怎么养的哮天犬?哮天犬能对他真心相待真是奇迹。

哮天犬依依不舍:“主人,那你早点回来。”

临央笑着点点头。

凉风约

第三章

正当所有人都得过且过时,天降祥瑞,仙灵出世。

天玄宫内,杨戬头痛欲裂,那些过往又浮现在他脑海,他真的好痛苦,他告诉自己,忘掉吧,忘掉就不会痛苦了,这样想着,杨戬沉沉睡去。

玉帝王母看见满天祥瑞便知道仙灵彻底出世了,可有人来报戬儿昏迷不醒,两人忙带上药王一起去看望,想想又不妥,派天奴把太上老君一起叫上。

四人一狗围着杨戬,哮天犬催促:“药王大人,我主人到底怎么样了?你把了半天的脉,倒是给个说法啊。”

药王收回手,不慌不忙:“你放心,你主人无碍,只是从前的事,他不愿想起来,才陷入昏迷,我开一副安神的药,很快就能醒了。”

玉帝犹豫:“那戬儿还会想起来吗?”

药王摇摇头:“这得看他愿不愿意了。”

王母心疼道:“这孩子受了太多苦了,忘记也好,他不愿记起,我们从此便不提,”转头对太上老君道:“戬儿受苦也有你的份,那些丹药你可别心疼,该拿的都拿出来,好好给戬儿养养。”

太上老君心道杨戬现在是仙灵之体,满身的灵气都够他滋补的,哪里还用得着自己的丹药,但想想自己以前做的事情:“是,老道待会就把丹药亲自送过来。”

王母满意地点点头,和玉帝回宫继续商量该给杨戬什么名位,药王开完药也离开了,太上老君看了看杨戬,叹着气回去取丹药。

哮天犬不放心,自己去厨房煎药。他坐在药炉前,想着药王说的话,好不容易主人还活着,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又失忆了,等他醒来,是不是又不要自己了?柴火没烧好,浓烟滚滚,熏得哮天犬眼睛辣,他把那块冒烟的柴取出来,擦擦眼睛,继续煎药。

瑶姬是被漫天红霞照醒的,她还沉浸在梦中,呆愣地望了霞光半晌,她记得戬儿出生那天,也是这样的景象,她怕异象引来天兵,加上他生有天眼,就想杀了他,天佑护着,这才作罢。后来他长大了,恭孝友悌,乖顺得很,没出事之前,他是她最喜欢的孩子。可几千年不见,他便成了女儿口中的恶人,众仙眼中的小人。

当年他去桃山救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气质清冷,风姿潇洒,端的是一副正气凛然,只是太蠢了些,非但没能救出她,还差点害她魂飞魄散,平白受了那么多苦。罢了,人死如灯灭,他到底是她的儿子,有空去坟头看看吧。

瑶姬从来没想过,有没有人给他立坟。

第二天上朝时,玉帝下令昭告四海,仙灵出世,天地清明,恶孽尽消,兹封为崇祁帝君,赐府天玄宫,五日后于瑶池宴请诸仙。

众仙一溜地拍马屁,说着吉祥话。

站在阶下的刘沉香双拳紧握,脸色铁青,恶孽尽消?那被他用来填了封神台恶业的舅舅呢?

玉帝瞟了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刘沉香,你有什么不满吗?”

刘沉香出列:“启禀陛下,小神没有什么不满的。”这两日玉帝古怪得很,不仅下界把王母接了回来,还跟着王母一起刁难他,他要说反对此事,指不定又要怎么为难他。

玉帝冷哼一声,派给他一个剿灭大妖的任务,便散了朝。

刘沉香拉住太上老君:“老君,仙灵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刚出世就能封为帝君?”

太上老君眯着眼,慢慢道:“仙灵,自天地之始,百族之替时便孕育在天穹之顶,吸取天地之灵气,需满九万年才能化形出世,出世时,天降祥瑞,昨天你应当也看到了。”          

刘沉香点头:“确实,满天金光红霞。”

“不只如此,昨日天玄宫外还有好几只上古神兽盘旋,这还是会飞的,不会飞的还赶不来呢。”

“这,仙灵出世还能把神兽引来?”

太上老君笑道,“仙灵法力无边,知晓世事,出世后还能为天地带来福祉,神兽有此举也是应当的。但仙灵出世条件颇为苛刻,若天地太过污浊,即便满了年岁也不能出世,从此便消散于天地间。上古时据说仙灵虽不是漫山遍野,但也星星点点,可自从旧天条建立就再也没见过它们的身影了。若不是此次新天条初立,封神,咳,怕是就此绝迹了。”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兜率宫,太上老君坐到八卦炉前,“我要给崇祁帝君炼丹喽,他这两天可吃了我不少丹药,再不炼丹,我这兜率宫又要空空如也了。”

刘沉香离开了兜率宫,却在想老君说的话,什么叫这两天,仙灵不是昨天才出世的吗?可没时间容他细想,玉帝让他剿杀的大妖在凡间,这种事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司法天神来做,玉帝有意为难才派他去。刘沉香叹气,这事虽不难,却胜在麻烦,没两三个月,做不完。他拎着斧头,孤零零地下界去了。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王昌龄

                         


凉风约

第二章

三天前,瑶姬忽的心中一慌,觉得自己彻底失去了什么,那种无力和慌乱让瑶姬手足无措,她想到远在华山的女儿,连忙下界赶过去。

定是那孽子又对莲儿做了什么,当初我就该掐死他,这个孽障!要是莲儿有什么闪失,我一定杀了他!瑶姬紧咬牙关,恨恨地想。

待她赶到华山,圣母宫已成废墟,左脸鲜血淋漓的外孙跪着搀扶哭倒在地上的女儿。旁边站着六个男子和一个孩子,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而刘彦昌却不见人影,瑶姬目中闪过一丝轻视,又急忙过去扶起女儿,温声问道:“莲儿,这是怎么了?又是那个孽子干的是不是?他在哪,娘帮你教训他。”

刚被扶起来的杨莲又哭着软倒下去:“不是,娘,不是二哥,我们都错了,二哥——”说到最后她竟哀嚎起来,晕了过去。

刘沉香与瑶姬二人手忙脚乱,又是用术法将房屋恢复,又是把杨莲安置好,情急之下,瑶姬也无暇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没等瑶姬开口,刘沉香便发话了:“外婆为什么什么事都要推到舅舅头上?就因为当年他害你被天兵发现?”

瑶姬心头火起,但想到女儿,忍了忍:“你这孩子怎么跟外婆说话的。”

刘沉香冷笑一声:“当年舅舅是为了救掉下山崖的母亲才动用天眼的,可你真的以为天兵是由舅舅引来的吗?你应该清楚那些天兵有多没用,怎么可能在短短几息时间就集结好?况且,发现就发现了,你还驾云逃跑,巴不得让他们看见吗?你被抓走后,外公和大舅舅死了,舅舅那么小,带着母亲,你想过他受了多少苦才能活下来吗?不,你从来没想过,你只会把自己的愚蠢和过错都推到舅舅头上,责怪他,怨恨他!”

瑶姬怒极,一掌劈向刘沉香,却被他打倒在地:“当初你和外公在一起,就应该想过后果,你以为就算没有舅舅,你们就不会被发现吗?玉帝王母就会放过你们吗?你太自以为是了。”

刘沉香蹲下身,沉声道:“如果不是你,事情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左脸的血已经凝固成了黑色,眼中含着滔天恨意,瑶姬有一瞬以为他会杀了自己,可他没有,他只是站起身,背对着她说:“我要去找小玉,母亲就由你照料了,反正她是你最乖巧的女儿不是吗?”

瑶姬听出了话尾的讽刺之意,刚想呵斥,他便不见了身影。她起身坐到女儿床边,看着她恬静的面容,陷入沉思。

梅山六兄弟和哪吒在屋外站了几天,浑浑噩噩地离开了。

杨莲醒来时看见母亲坐在她床边,目光幽幽地盯着她,杨莲心头一惊:“娘,怎么了?”

“沉香说当年杨戬是为了救你才用了天眼,是真的吗?”

瑶姬语气平缓,可杨莲却感到不安,她不敢说出真相,她已经失去了二哥,不能再没有娘了,她装作茫然的样子,道:“救我用了天眼?女儿不记得了,可能是小时候为了躲避天兵追杀用的吧……”

瑶姬点头,又问道:“娘来的时候你哭着喊二哥,那逆子又做了什么?”

杨莲垂眸,伤心地道:“有人在宫内布阵想要杀了我们,是二哥破阵救了我们。”

“那也不用哭成那样,他人呢?”

“二哥,二哥,死了……”杨莲又哭了起来。

“死了?”瑶姬这才明白心中的慌乱是因为谁,她有些怅然,“你既然醒了,娘就先回去了,等有空再来看你。”

杨莲也怕她还要问什么,勉强笑道:“娘,那您慢走。”

瑶姬在圣母宫上方停留片刻才离开。

她的女儿竟也会对她说谎了。

瑶姬回了住处,带着满身的疲倦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天佑没有躲躲藏藏地住着小草屋,她们住在明亮宽敞的草堂,生了震儿,戬儿和莲儿,孩子们乖巧懂事,她陪天佑安稳幸福地过完了一生,等孩子们成家生子慢慢老去,才回了天庭。那是一个美梦,如果当年没有天兵找来,她们也会这样的,本该是这样的。

封神台下,龙四和小玉哭着唤杨戬,可哪里还有人影,封神台的恶业消散了,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千百年积累的恶业,凭什么要让那人去填?

刘沉香料想她们在封神台,便赶了过来,入目便是这样的情形,不知他对她们说了什么,龙四回了东海,小玉也和刘沉香回了华山。

不久,百花仙子死了,嫦娥疯了,梅山老四成了刘沉香的得力助手,因公殉职,还连累了一个曾落井下石的土地。对谁落井下石,不言而喻。

如何得与凉风约,不共尘沙一并来。

                               ——陈与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