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九章

王母道:“此事也不难决断,只要能证明杨戬推出新天条有功,那他就是大功臣,本宫和陛下自会封赏,若不能证明,那他就是执法不严,罪加一等。”

玉帝委屈地看向王母,不难决断,你还让我问刘沉香,不是更显得朕无能吗?又被王母一眼瞪回去,附和道:“娘娘所言极是,”看向那仙人,“你可还有证据证明杨戬的清白啊?”

仙人能查到这些就不错了,哪还有证据证明杨戬的清白。

他暗恼自己太过鲁莽,这下好了,弄巧成拙,非但没帮真君大人洗清冤屈,还要让人家平白加上一个罪名。

“小仙……”

“我有证据!”

通天教主带着梅山一二三四五个兄弟大步走进来,邓忠辛环鼻青脸肿地跟在后面。

哥哥?

王母惊得差点站起来,玉帝握住她的手。

邓忠辛环向二圣请罪,玉帝挥挥手,让他们下去。

“阁下擅闯我南天门,所为何事?”玉帝还是那副慵懒的样子,露出的威压却让众仙噤若寒蝉。

通天教主气定神闲:“我乃杨戬故交,听闻天庭为他翻案,特携人证物证前来。”

天玄宫内,临央半躺在软塌上把玩着王母送来的紫玉箫,那箫在他指间翻飞成一道道淡紫色的虚影。他盯着一角,目光悠远,似在思索,又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哮天犬在一旁吃点心,试探道:“主人,您有心事啊?”

“没有啊,你怎么这么问?”

哮天犬一噎,心想总不能说‘您没当司法天神之前,有心事的时候就会转东西转好久’,道:“您已经转了快半个时辰了。”

临央这才放下那管箫,盘腿坐起。他沉默了一会,问道:“哮天犬,等宴席过后,我们就去凡间好不好?”

哮天犬迟疑地问:“主人,是玉帝和王母对您不好吗?”

“不,正是因为他们对我太好,我才想离开。”临央微微皱眉,他站起身,走到窗前。

窗外是玉帝和王母精心设计的庭院。一条小径自殿内延伸而出,曲曲折折地绕过各种奇花异草,最后到满池红莲前。一座白玉桥横跨池上,从远处望去似白练飘于半空。庭院的东南一棵古树巍然矗立,树下一张青石桌围着四个石墩,若坐在此处,庭院景致皆可收入眼帘。

临央背对着哮天犬,微微仰头看向浩瀚蓝天,哮天犬看不见他的脸,只听到他的声音:“我在天空待了九万年,从我有意识起,便时时刻刻感受着三界发生的一切。那时天地污浊,似乎人心也变得更加不堪。我记得,我曾恨极了也怕极了世间的一切,可我摆脱不了,只能生生地受着。那是一段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即便金乌每日耀于东方,我也觉得天地灰暗无光。”

那声音含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因为它的主人也不知晓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情感。

那也许是极致痛苦后力竭的释然,也许是身处顺境对过往苦难的追忆,抑或是对与现在截然不同的自己的怀念。

哮天犬听到他叹了口气,又道:“我本以为我早已习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所有苦难。自我化形后,我才发觉被人关心的感觉这么地……温暖。可是,我又怕,我在这里陷得太深,等我想要离开,就再也舍不得了。”

“主人……”哮天犬走近他,却不知该说什么。

哮天犬不会左右临央的去留,他只会永远在临央的身边。但他私心还是希望临央留在天庭,玉帝和王母是真心对临央好的,他们对临央只有付出,无半点索取,而在凡间保不齐遇见三圣母,让临央想起以前的事。哮天犬也怕,怕临央再做回那个把亲情视作人生唯一光明的杨戬,继续飞蛾扑火般献出所有,包括他自己的性命。

外面的嘈杂声打断了房间的沉寂,临央和哮天犬走出去。

“胜佛,您不能进去,帝君大人这几日不见客,不能进去呀!”

“俺老孙要见的人,谁拦得住!你们再拦着,莫怪俺老孙动手了。”

“孙悟空,你来我这里干什么?”临央让众人退到一旁。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