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十一章

通天教主可以理解刘沉香屈于玉帝王母的淫威而不敢为杨戬辩解,但绝对不会容忍他和旁人一样污蔑杨戬,他现在所拥有的,哪一样不是杨戬用声誉,用性命为他筹划来的?若是他不知情,通天教主都不会这般,可刘沉香明明从水镜看到了杨戬为他所做的一切,看到杨戬因为他们一家过得那般凄惨,竟还能说出那样的话。

杨戬,你看看,你用一生护的都是些什么人!通天教主心下酸涩,替老友不值。他强压下情绪,取出水镜碎片,散发奇异光泽的黑色碎片在通天教主的掌中漂浮。

王母看到碎片后的眼神让玉帝胆战心惊,他装傻充楞道:“这是何物?”

通天教主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自己是来给那小子翻案正名的,不是来砸天廷的,即使这样想着,他也是没好气地说道:“玉帝神通广大,连上古大神伏羲所铸水镜的碎片也不认识了吗?想必是在这天廷养尊处优惯了,脑子也……”他故意顿了顿,随意揖了一礼:“本座口快这个毛病真是改不了了,还望玉帝恕罪啊。”怒火未平,自称也变回了以前的“本座”。

被众仙质疑犹豫的目光围着的玉帝表示,口快你倒是把话说完呐,说一半留一半很容易误导别人的!刘沉香你看什么看,朕不就把堆了几天的奏折给你批嘛?还累着你了不成?戬儿没上来之前,朕也是天天批的!

刘沉香低下头,暗自思忖,原来伏羲水镜的碎片是木公所夺,可它只能追溯过往,难道木公是真的想为舅舅正名?如果真是这样……

刘沉香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结果,也许他早就知道,只是碍于对杨戬的愧疚和他仅剩的良心,不敢也不能让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现于人前。

王母替玉帝解围,对通天教主道:“哥,阁下可是要以此物为证?”

“不错。”通天教主深深看了一眼王母,这是他进入凌霄宝殿第一次将目光放在王母身上。

以前他对这个妹妹可谓是恨之入骨,当临央告诉他王母不再是死物时,他心中只剩惘然。没了恨意,没有丝毫感情的羁绊,他和她不过是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碎片的光泽在通天教主法力的催动下愈演愈盛,光芒在众人头顶交织成一面飘渺透明的云镜,镜中的画面让众仙心惊。

那是现在的司法神殿,以前的真君神殿的暗室,而室内那个被银甲和大氅裹住身形的男子正是二郎神杨戬,坐在案几旁的是曾被他杀死的东海四公主。

很多神仙还未从对前任司法天神的恐惧中走出来,看到摇曳烛火和从外面透进来的光束才堪堪照亮的暗室,便头皮发麻,不由自主地想起二郎神在真君神殿私设刑房的谣言,但很快,画面中传出的声音让他们无暇去想什么了。

不同于杨戬在王母面前的谄媚,也不是从前对众仙的冷厉,那是掺杂着温柔和孤独,让人心弦微紧的声音。

“太上老君说,你的魂魄很虚弱,必须要躲进那个坛子里休养生息。我已经把你的肉身从东海龙宫偷出来,并变成了梅山老大的样子,把你的肉身冷藏在峨眉山雪窟。等到大功告成之后,我就会让你还阳。”

“要是沉香能知道这一切,那该多好啊……”

“不能让他知道。知道了,他就会失去斗志,永远都无法成长起来。”

“可是,你万一丢了性命,那……”

“这套陈腐的天条,已经给三界带来了多少灾难。只要推出一套能真正造福三界的天条来,就算是粉身碎骨、遗臭万年,我杨戬也再所不惜!”

“啊呀,这……”众仙的反应如通天教主所预料的那般,不可置信到难以复加。

在杨戬筹谋的棋局里,他彻头彻尾扮演了一个罪行罄竹难书的恶人。而现在却告诉他们杨戬是个为三界着想的圣人,巨大的反差让众仙脑子转不过来。

仙人的眼中涌现晶莹的泪光,他回忆画面中几乎与黑暗相融一体的削瘦身影,若不是这个人,天地要去哪里寻得光明?

真君大人……

太上老君侧头仔细摸着自己雪白的拂尘,原本不大的眼睛眯得更小了。

王母暗自苦笑,粉身碎骨,戬儿,原来早在那时你就存了死志了吗?

玉帝不忍王母心伤,几次开口却不知说什么,最后化成一声悠悠的叹息。

玉帝和王母有错吗?没有。守护三界本就是他们的责任,即便再来一次,在那样的情况下,玉帝依然会把杨戬带去封神台。他们身为三界之主,世人都以为他们高高在上,俯瞰众生,可谁想过,他们又何尝不是受宿命驱使的一员?

在旧天条的规则之下,每个生灵的一生早已被运演好,就算有能力看到自己的未来,还不是得一步步走向既定灭亡。

杨戬的结局注定是个悲剧,而造成这个悲剧的,是曾经的整个世界。玉帝王母也无力改变。

偌大的凌霄宝殿竟再无声响,这一小方地界似脱离在三界之外,人界的嘈杂纷扰,冥界的地狱哀嚎,仙界的云飞雾绕,在这一刻都与众仙无关。

迟来的真相与蒙冤受难的英雄,哪个更刺痛人心?此时只有沉默的他们自己知道。

 

注:引用部分为电视剧《宝莲灯》34或35集台词。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