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十三章

凌霄宝殿

仙人的证据加上水镜的画面,象征性地再听了梅山兄弟的证词,杨戬的清白在两位三界之主的刻意纵容下算是彻底证实了。

虽然众仙有些惊讶玉帝放任这对他来说有些自打脸面的事发展,但对杨戬的愧疚占据了他们大脑极大的位置,所以一时无人出声。

刘沉香也想不到事情会如此顺利,他有些出神地盯着那块浮在半空却已暗淡光泽的碎片。刚才画面中的杨戬还未经历过那些残忍的事情,虽在风谲云诡的天廷耗尽心力,但他还对未来有所希冀,这样的杨戬,刘沉香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碎片还在他眼中时,他只能看到破阵前的最后一幕,他常在夜深时自虐般一遍遍地看着杨戬被玉帝带到封神台,看着杨戬那双被折磨到只剩下麻木和疲惫的眼睛,看着杨戬对着那枝娇嫩桃花,被恶业一点点销蚀。夜寒凉,他的心也仿佛被冰霜冻住,不再跳动,没有温度,连流下来的泪,都是冷的。

他明白他穷尽一生也不可能为杨戬报仇,他也无法像通天教主那样用碎片作为证据为杨戬正名。

伏羲水镜是能追溯过往不错,可要想让它只显示出某一个特定时间的画面,那需要极为磅礴的法力和对其最精准的控制。这些,是他一个靠仙丹才拥有深厚法力的半吊子做不到的。更何况,那不是完整的水镜,只是一块小小的碎片,可想而知,那有多困难,而通天教主有多强大。可通天教主仍然打不过玉帝,而刘沉香,连通天教主的衣角都碰不到。

刘沉香突然很感激通天教主,感激他抢走了碎片,感激他能让自己再看到还未被断尽生机的杨戬,感激他能为杨戬做到如此地步,无论出于什么目的。

玉帝轻咳一声,道:“哪位卿家愿意前去请二郎神上天受封?”

众仙没人敢开口,他们哪好意思去见杨戬。仙人想请命前去。他怕其他人笨手笨脚,伤了真君大人。谁知刚伸出的脚还没落地,就听到

“不必麻烦了,杨戬早就死了,直接追封吧。”通天教主冷漠粗暴地说。

几位相熟的同僚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仙人,才没让他摔倒在大殿之上。

“尊者您说什么?”仙人脸色惨白,在同僚的搀扶下颤抖地问道。

众仙也都眼巴巴地看向通天教主,在心底希望自己只是听错了。

刘沉香有些担忧,他怕通天教主太直,把杨戬的死,玉帝王母的死物身份,封神台的恶业和天地的破损一起捅出来,惹来杀身之祸。毕竟,能在天廷骂玉帝脑子有问题的人,脑子可能也有问题。

玉帝一副不嫌事大的样子:“哦?阁下可有证据证明二郎神已死?还是说要再以水镜碎片为证?”

通天教主指向已与糙石无异的碎片,略笑道:“伏羲水镜虽是上古神物,可如今只剩这块残片,能放出刚才的画面已是极限,怎能再作证呢?”

刘沉香:???难道我以前用的水镜碎片是假的?

但转念一想,通天教主毁了水镜碎片,玉帝也会安心,这未尝不是好事。

通天教主话锋一转:“不过天廷里倒是有人知道杨戬怎么死的,他或许可以作证。”

 “谁?”玉帝双手撑着桌子,探身延颈,看起来很是急切。

王母悄悄把他扯回来,让他别丢人。

刘沉香看着心惊,玉帝的急切可不像是装的,要是他知道了那么多人在水镜中都看到了他杀害舅舅,那我们所有人……

这样想着,刘沉香后背已是冷汗涔生。

老六欲上前指认玉帝,被老大拉住。那位尊者只让他们为二爷作证,其他什么都别说,二爷和老四已经死了,他不想再失去其他弟兄了。

刘沉香将目光转向通天教主,却只能从他脸上看到平静,刘沉香心底一沉。

果然,通天教主的声音如惊雷般在耳边响起。

“刘沉香。”

众仙投来的视线让刘沉香难以忍受,他勉强笑道:“您弄错了吧?我怎么会知道呢?”

通天教主与他实际年龄极不相符的年轻面容上浮现一抹微笑,那带着讽刺和奚落的笑像焰火,灼痛了刘沉香的眼。

“没关系,你不愿说,有的是人愿意说。”通天教主向玉帝和王母正式地行礼,“麻烦玉帝王母召

“不要!”刘沉香慌忙抬手制止,“我说,我说……”

通天教主说得对,他不愿意说,有的是人愿意说。小玉,四姨母,哪吒三太子,甚至八太子,他们都愿意说。他不能害了他们。

“那就快说吧。”通天教主负手而立,表情十分欠揍。

玉帝也在催促:“是啊,刘沉香,快说!”把真相说出来朕就可以像娘娘一样自贬下界做一世凡人,逍遥快活了!天廷的奏折就都可以交给你们啦!快说!

王母看了一眼眼睛发亮的玉帝,抚额无语。

刘沉香从未感到如此无力,他又觉得可笑极了,这情景多像当初舅舅被唠叨用一面普通的镜子要挟说出对嫦娥的爱慕。舅舅丢了尊严,而现在,他却要赔上性命。

“舅舅的确死了。”刘沉香的嗓子发涩,说出来的话也干哑得吓人。

“哟,之前不是杨戬杨戬的骂得痛快吗?怎么现在肯叫舅舅了?”通天教主嘲讽道。

那是为了蒙蔽玉帝王母才那么说的!刘沉香咬牙。

另一边仙人听到刘沉香的话,两行泪直接就流下来了,他推开同僚,擦擦眼泪,强迫自己站好,他要听清楚到底真君大人怎么死的,他要为真君大人报仇。

“二郎神是怎么死的?”王母问道。

刘沉香突然意识到如果要说明舅舅是怎么死的,那势必要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所有人还是不能保全。他上前两步,躬身揖礼:“小神斗胆向娘娘讨个恩旨,求娘娘护住小神的亲人朋友,惟有如此,小神才敢说出实情。”

“刘沉香,你丧良心!”通天教主大骂,向他走来。

刘沉香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头未曾抬一下。是,我是没有良心。刘沉香在心底苦笑。

“你忘恩负义!”又近了一步。

是,我忘恩负义。刘沉香闭上了眼睛,任通天教主骂。

“你母亲当年屠了九灵洞一百七十一口人,八年前人家寻仇寻到华山,你们打不过,若不是杨戬舍命救了你们,你们早死了!这话说出来,就那么难吗?”

啥?刘沉香抬头看向通天教主,他第一次找到,说起谎来比他还要理直气壮的人。

通天教主一脸怒容,要不是看到他飞快地单眨了一下左眼,刘沉香都要以为他不知道舅舅是怎么死的了。

所以他到底是哪边的?在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起大落的刘沉香一眼呆滞,出神地想。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