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十四章

天玄宫

临央望向凌霄殿方向,孙悟空跟着望去,只看到朱墙淡瓦:“看什么呢?”

临央喃喃道:“原来是水镜碎片。”

孙悟空不明就里,临央叹了口气,开始解释。

临央在天玄宫醒来后,很快发现自己的福祉被什么拖延,本来能像江河一样奔涌而来,却只能像沙漏一点点泻下,老憋屈了。他猜测这是杨戬的冤名未洗造成的,于是第二天就与哮天犬下界。本想为通天教主铸好身躯后,就自己拿着碎片上天,没想到通天教主把碎片要了过去,二人商量一番,临央便带通天教主转了功德护身。通天教主去找梅山兄弟上天,临央为杨戬造势,双管齐下。结果就是临央计划两天前就完成的事情到现在才接近尾声。可现在追封二郎神的旨意还没传出,他就感觉到那股阻力消失了,想起通天教主曾向自己讨要过一个法诀,用这个法诀催动水镜碎片能够让它放出画面后自己毁掉。那拖住自己福祉的东西,必是碎片无疑了

临央好庆幸当初为了省事,找的是水镜而不是昆仑镜,不然又得下界折腾一番。

“你们仙灵化形后不是不能感知万物了吗?”

“那是我自己的福祉,不一样的。”临央无奈。

孙悟空眼珠一转:“那你的福祉是什么?”

“让世人都怀有大爱。”临央豪气干云地道。

“伟大的愿望,”孙悟空咬了口桃,“在梦里比较容易实现。”

临央扬起的嘴角一僵:“你怎么不问我的福祉能不能做到?”

孙悟空十分给面子地捧场:“那你的福祉做到了吗?”

“当然没有。”天地被恶业侵蚀得太严重,补全天地后他的盘古之力去了大半,福祉的范围只能扩及天界,也就是那些神仙们。临央有些怀疑其实是玉帝王母占了太多福祉,他才没办法福泽凡间。

孙悟空一哂,想了想,又道:“你把一切都告诉俺老孙了,不怕俺老孙说出去?”

“要说出去二郎神的清名又得毁了,他当初待你不薄,你不是恩将仇报的人。”临央胸有成竹。

孙悟空觉得他在讽刺自己:“是待俺老孙不薄,大刑一样都没落下。”

临央听他这话阴阳怪气,懊悔地屈指敲了敲脑袋:“猴子,有件事是有关你和二郎神的,你要不要听?”

“有话就说,别扭扭捏捏跟姑娘似的。”

哮天犬听得很是无聊,打了个哈欠化成原形卧在临央脚边。

临央低头看去,笑着俯下身抱起哮天犬,放在自己怀里。哮天犬登时睁圆了眼睛,受宠若惊,一动也不敢动,很快又在临央的抚摸下放松了身体。

哮天犬这些日子被养得极好,曾经暗糙的毛发已是顺滑发亮,像绸缎一样,又带着温暖的体温,临央摸着摸着,一时没忍住,把脸埋到哮天犬身上蹭了一蹭。

好舒服。一人一狗都幸福地眯起了眼。

“怎么了?”临央抬起头就看见孙悟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皱眉问道。

“没,没什么,你说事儿,说事儿。”孙悟空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直愣愣地盯着临央怀里的黑犬。

临央以为他在觊觎自己的哮天犬,抱着狗子的手紧了紧,才将当年杨戬劝说老君护下孙悟空一事缓缓说出。

尘封八百年的往事就这样被自己的恩人以另一种身份轻描淡写地揭开。

孙悟空虽然猜到杨戬一手策划推出新天条,可亦不免对杨戬作为弈者云淡风轻地支配所有人的生死感到不满。他对杨戬的愧疚无非是自己善恶不分反害了好人的歉疚,那是一种来自天性的善良,但他没忘杨戬是怎么折磨他的。闭府不出只是因为他意识到,他参与的那场天廷豪赌是早就被定好了结果的,他自诩的热血与正义是被人利用的工具,所有人都不得幸免。这赌局太大,等他全身而退后,他才明白自己曾怡然航游的平静海面下隐藏着怎样汹涌可怖的暗涡。

他的勇气被那场赌局磨灭得一干二净了。

临央在蜀地做的事,他知晓一二。蜀地酆都县乃人鬼交界之地,沉香当年放出的十万恶鬼大多从此处逃向人间,首当其冲的便是蜀地,后来是缉回了恶鬼,可蜀地鬼气肆虐,所受疮痍难复,临央在那待了半年才把一切整治太平。几千年的功德虽有些多,堪堪够蜀地休养生息罢了。

他不想再掺和天廷的任何事,但他想知道为什么这位九重天上的帝君要这么为杨戬费心斡旋,他的好奇心一向很重。他不能去找杨戬问,因为他知道,杨戬和他是同一种人,不会愿意把自己屈辱的一面让死对头看到。所以他来到了天玄宫。

看到临央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临央是杨戬。他本以为是临央假装忘记作为杨戬的一切,他也乐得顺水推舟把临央当作自己的弟弟,不再去想杨戬对自己做的事。

他真的忘了。他若记得,不会把此事告诉自己的。

孙悟空才恍然想起,杨戬那样高傲的人,怎屑去躲藏,欺骗自我?他凝视着临央纯良到有些乖巧的面容,脑海中浮现的却是杨戬那张冷傲清绝的脸。

他狼狈地起身背对临央,咽下喉间涌上的腥甜。

他都做了什么?仙灵化形三天后才出世,算日子,杨戬在刘府被人欺辱了三年多,自己却闭府不出,不肯去看他一眼,即使知道了真相。

他当初是怎么想的?

你杨戬反正什么都算计好了,这般半死不活也是有目的的罢,俺老孙不会再管了!

难怪临央会选择忘记,那三年多,一定很难挨吧。听说连哮天犬都不在他身边。

“俺老孙先告辞了。”他听到自己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他不敢再待下去了。

“这么快就走啊?”临央有些遗憾。

孙悟空只是僵硬地走着,又被临央叫住:“那两日后的瑶池宴,你来不来?”

“你,想让我来吗?”孙悟空有些茫然,他不敢回头。

“你陪我聊了这么久,也算是我朋友了。”临央略显稚嫩的话语在身后响起。

朋友?他有些想笑,这孩子怎么这么天真。

“好。”

他走出天玄宫,驾云回了峨眉山。一路上风太大,他的泪止不住地流。

临央低头继续摸着哮天犬,而哮天犬终于从一脸沉醉中惊醒:“主人,我刚才躺了地上,不干净……”

“不,哮天犬,你比所有人都干净。”临央眸色幽暗,抱着哮天犬起身离开。

评论(3)

热度(20)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