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十五章

刘沉香再奇怪通天教主的立场,也不会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在玉帝颇为不满地问及他此事是否是真的后,他很利落地承认了。

玉帝的脸色更难看了。

刘沉香不动声色抬头看去,很是不解。

众仙也都复杂地看着刘沉香,杨戬的冤名洗了,又得知他骨化形销,以往对他再不忿,现在也要叹悔几声,这时候再琢磨刘沉香那番杨戬欲置他于死地的说辞,就很耐人寻味了……

“二郎神杨戬推出新天条有功,追封为昭惠显圣仁佑王,位亲王,入玉牒。哮天犬不畏死难,忠心为主,也为促成新天条立下了汗马功劳,册封为,三界犬中之王。”玉帝声音从宝座上传来,一如既往地威严而不失懒散,“众卿以为如何?”

众仙面面相觑,迟疑了片刻,终有人出列问道:“陛下,可要把哮天犬宣上天来?”

玉帝才似想起:“哮天犬被崇祁帝君收去了。”

这样也好,众仙想起哮天犬对杨戬忠心耿耿的模样。跟着崇祁帝君余生无忧,不至于当一条失主的流浪狗了,毕竟他们不认为刘沉香会养它。

刘沉香确实没有那么好心,杨戬死了八年,他也没想过找哮天犬。现在他本该怀疑那位帝君收养哮天犬另有所图,可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一切没他想得那么龌龊。

接下来玉帝就对梅山兄弟敲打了。梅山兄弟怎么也算是天廷的人,跟着通天教主闯南天门,即使是为杨戬作证,也不能说没有错。最后梅山兄弟请罪永世驻守灌江口,再不踏出半步。

玉帝本来不想答应的,守灌江口,你们想膈应谁呢?是戬儿还是娘娘和朕?但看他们神色不似作伪,忽然反应过来这五人虽然道法低微,到底入了仙籍,也是神仙,临央的福祉对他们有效。

玉帝摆手同意了,字里行间表示灌江口要是有什么事,就拿他们问罪。

至于通天教主,玉帝大肆夸奖一番,但当事人环手冷视,丝毫不在乎这所谓的来自三界之主的褒奖,甚至拧起眉头,很不耐烦的样子。

玉帝对两方的态度可谓天差地别,众仙都感到诧异,但梅山兄弟不以为意,上天之前要说他们没有希望玉帝嘉赏是不可能的,但不知怎的,从水镜看到二爷的身影后,他们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当初他们背叛了二爷,不齿于有他这个兄弟,后来知晓真相,也不曾为二爷做过什么,现在他们想做的,能做的,就是用一生去赎罪。一心想要赎罪的人,岂会在乎身外之物。

该做的事情,通天教主都做了,最后看了王母一眼,便转身离去。梅山兄弟向玉帝王母行完礼后,也跟着告退。

看到通天教主和梅山兄弟全须全尾地出了南天门,邓忠辛环目瞪口呆,却牵扯到伤口,倒吸了口凉气。

闯了南天门还能竖着出来,这肯定有黑幕啊!早知道就不拦他们了,白挨一顿打。

王母和玉帝有条不紊地吩咐下去追封杨戬的一众事宜,考虑到两日后的瑶池宴,一切从简。

众仙有些替杨戬不平,但他已经死了,他的舅舅、外甥也没有维护他的意思,为一个已死之人得罪那位恩宠正盛的帝君,不值得。

可是,这样自己能安心吗?众仙在心里问道。他们对不起杨戬的地方太多了,他的亲人不在乎他,那自己这些曾同朝为官的总要为他做点什么。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神仙都出列抗疏,请求玉帝王母正视追封仁佑王一事,声势之浩,直冲云霄。

玉帝王母既惊讶又欣慰,于是欣然允诺。

散了朝会,仙人摇摇晃晃走出去,他刚被玉帝升了两阶,可浑身上下透不出一丝喜意,众人也知晓原因。

三人赶上来围着他走,是他的好友。像他这样正直的人,在天廷朋友是不多的,好在情谊深厚,平日也不孤单。

朝会时他们离得远,没办法阻止仙人,更扶不了他。此时下了朝,自是将方才的忧虑一股脑的说出。

其中一个道:“子清,下次可别什么事一个人扛,要不是那位尊者及时赶来作证,我们三个一起求情都救不了你啊。”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那仙人又哭了起来。他用袖子抹了把脸:“我本以为,为真君大人讨个清白,豁上这条命也值了,可是没想到……”没想到清白讨回来,命也在,真君大人没了。

三人一齐叹息,仙人是文官,却对杨戬这个三界战神极为仰慕,他们虽不理解,但朋友喜欢,他们也没办法,以前他们都小心翼翼不让他和众仙起冲突,现在杨戬清白了,可有什么用。

这天杀的刘沉香,仁佑王逝世的消息一点口风都没透出来,要不是这次翻案,他打算瞒到什么时候!为了他母亲的名声,把所有人当猴耍,真有他的!三人正腹诽着,旁边传来一道声音:

“要我说啊,杨——仁佑王去了也好,这天廷哪个没骂过他,依他睚眦必报的性子,要回了天廷,大家伙的日子才不好过呢!你就别伤心了,至于吗?”

三人定睛一看,正是那个不要亲爹的,旁边跟着几个狐朋狗党。

仙人转头静静地看向他,双目赤红,似有烈焰要从眼中喷涌而出。

那人害怕地后退一步,还在嘴硬:“你想干什么?还没出南天门呢,你敢打我试试?”

这话说的,再不想动手也要揍他一顿了。

好友拦住仙人:“你是文官,他是武将,打不过的,我们上就好,保证把他打得亲爹都认不出来。”

“不必。”仙人祭出兵器,一个箭步冲上去和那不要爹的厮打起来。

三人从未见过他的兵器,这下终于能仔细观瞻一番。但看着看着

“那是根骨头吧?”

“好像还真是。”

三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很快又回过神凑上去帮忙。人越多,到时候玉帝王母追究起来,对仙人的责罚就越轻。

几个朋党不知是不敢还是不愿出手,各自散去,剩那个不要爹的一人对四个,再加上仙人不要命的打法,任他文官还是武将也吃不消,挡了几招就被压着打了。

“救、救命啊——”他从没想过骨头打人能这么痛。

邓忠辛环远远看着,幸灾乐祸地摸摸自己脸上的伤口,一场惨绝人寰的殴打就这样在南天门内堂而皇之又毫无阻拦地进行着。

刘沉香与几个神仙交谈耽误了些时辰,没走两步这一幕便映入眼帘,不由失笑。

从灭神大阵出来,他就没在天廷笑过,现在杨戬的骂名洗清了,他也跟着舒了口气,连脚步都比平常轻快不少。

也许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这样想。

评论(16)

热度(2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