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凉风约

第五章

刘沉香正追杀被他砍伤的大妖,已是力有不逮,眼看着大妖要逃走,却被从天而降的一道法力斩死。

临央寻思着该去找件兵器了。

刘沉香喜出望外,拱手谢道:“多谢前辈。”

化成美髯公的临央摆手:“不必谢我,我此番是向你讨一样东西的,待会你莫要恨我才是。”

“前辈想要什么?”

“伏羲水镜的碎片。”

刘沉香一惊,摆出防御的姿势:“若我不给呢?”

“你觉得此事由得你吗?”话音刚落,刘沉香便被定住身形,临央都不用碰他,碎片就到手了,还好心帮他把眼罩复原。

“太弱了。”临央临走时嫌弃地说了句。

等刘沉香能动了,临央已离去多时,九天十地,他去哪里找?他发泄似地把大妖的尸体砍成肉泥。为什么自己这么没用,保护不了舅舅,现在连唯一能看到舅舅的伏羲水镜碎片都被抢走!

昆仑山上,通天教主和哮天犬聊得火热:

“主人失忆之后好骗多了。”

“这小子是傻了些,但看着比当初明快,他应该过得不错吧?”

“嗯,玉帝和王母娘娘很关心主人,太上老君还亲自送仙丹过来,生怕主人有事的样子。”

“仙灵呐,他们能不捧着吗?哼。”

“我看他们是真心对主人好的。”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不用在意,他们也对那小子做不了什么,你不必担心。”

“那就好。”哮天犬拿出烧鸡来啃,再一次觉得幸福极了,只是主人不在身边,他有些心慌。

临央第二天便回来了,比他计划的要早一天,幸亏刘沉香没在华山,不然加上三圣母的宝莲灯,可没这么快完事。

通天教主的肉身要九九八十一日后才铸好,临央闲来无事,与他和哮天犬一起分享自己知晓的趣事,也和他谈论争辩诗文武学、八卦五行,两人一个学识渊博,一个见多识广,两个多月下来,相处甚是投机,便成了忘年交。

通天教主仿佛又回到当初杨戬和他相交的日子,一时疏忽,道:“你现在离开你那个妹妹,可比当年有生气多了。”

“嗯?什么妹妹?”临央莫名其妙。

哮天犬停下啃烧鸡的动作,抬头紧张地看着两人,不敢说话。

通天教主默了默,语气晦涩:“你和杨戬长得一模一样,你知道吗?”

“啊?不是吧,我竟然和那个缺心眼的二愣子长得一样?”临央讶然。

通天教主:“……”如果他有脸的话,临央就能看出他的心情了。他在憋笑,憋得很辛苦。

“你,为什么,说他是,缺心眼的二愣子?”

“他法力高强,智计无双,却把那个自私无能的三圣母捧在心上,白白把自己的功德给了一个凡人,最后给他外甥铺路,落了个尸骨无存,遗臭万年的下场,不是缺心眼是什么?”临央喋喋不休,一脸痛心,在他看来杨戬什么都好,就是脑子有问题,缺根弦。

哮天犬手中的烧鸡“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临央后知后觉地转头看向哮天犬,那傻狗一脸心疼,临央很慌。

“哮天犬,虽然我没买过你,也没葬过杨戬,但这些天,呃,”临央想到这些天除了和通天教主唠嗑也没做什么,有些惭愧,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

哮天犬抹抹手上的油,握住临央的手:“在我心里,您永远都是我主人,除非您赶我走,不要我了,我都会跟在您身边的。”

“你这么好,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虽然哮天犬只对杨戬好,但临央相信,只要日子久了,他也会对自己好的。

哮天犬闻言再也忍不住,扑到临央怀里哭起来。

通天教主冷眼看着两人情深义重的模样,如果他有眼的话。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呵。

刘沉香满脸阴沉地回了华山,刚进门就看到几个下人拉着发酒疯的刘彦昌。他五年前破阵后就趁众人忙乱时逃了,没几个月又灰头土脸地回来,杨莲每天在房里不是做点心,就是哭着叫“二哥”,哪有心思顾及他,刘沉香派下人把他安置好,管他死活,只当养个废人,就像,当年他们养舅舅一样。小玉倒是心软,吩咐下人别短了他的衣食。

刘沉香视而不见,进屋去找小玉。小玉在后厨做饭,听到门口有动静,回头看去,看见是他,冲他甜甜一笑。

刘沉香也跟着勾起嘴角,觉得那些无力、愤懑和悲伤都暂时被抹去,只剩满心的温柔。

凉风约

第四章

天玄宫内,哮天犬无奈地看着临央:“主人,五日后瑶池就设宴了,您现在去凡间,不好吧?”

临央不以为意:“天上一日,地下一年,我至多三日便回来,不妨事。”

“可是……”

“不要说了!”临央有些生气,哮天犬吓得缩了缩身子,临央见状放缓了语气,“你跟不跟我走?”

“主人,您走到哪,我就跟到哪。”

临央满意地点点头:“那走吧!”

哮天犬跟在临央身后,满眼幸福地望向主人。虽然自己假装失忆骗了主人,但只要能留在主人身边,一切都是值得的!

“哮天犬,跟紧点,别丢了。”临央叫醒落在身后独自出神的他。

“哎,来了,主人。”临央看着身旁的傻狗,心中满是怜惜和心虚。自己从天玄宫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哮天犬,他知道那是杨戬的狗,虽然不知道怎么会在他这里,还失忆了,想到这狗对杨戬的不离不弃,他就想据为己有,自己孤寂了九万年,要有这样一个兄弟一样的狗子陪在身边,多好啊。

当时的天玄宫:

临央满脸疑惑地问道:“哮天犬,你怎么在这里?”

哮天犬同样疑惑地问道:“谁是哮天犬?”

临央一头雾水:“当然是你啊。”

哮天犬又问道:“我是哮天犬,那你是谁,是我主人吗?”

临央欲言又止,自以为的平生第一次撒了谎:“不,你主人早死了,我看你在大街上卖身葬主才把你买下来的,你主人杨戬还是我葬的,你忘了?”

哮天犬迷茫地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我主人葬在哪了?”

临央才想起杨戬被玉帝带去填了封神台的恶业,尸骨无存,更别提入葬了,他支支吾吾答不出来,一把拽住哮天犬的手,无理取闹:“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就是你的主人,不许再想着那个杨戬,他有什么好,当司法天神的时候穷得让你连顿饭都吃不上,你跟着我,我顿顿让你吃肉。”

吃了仙丹聪明不少的哮天犬都学会装失忆了,哪里会看不出他的心虚,他眼中划过一抹温柔,低声应好。

两人偷偷溜出宫殿,出了南天门,直奔凡间。刚下朝的玉帝王母赶到天玄宫扑了个空,只看见临央留下的字条。

玉帝装作生气的样子:“临央太胡闹了!等这小子回来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王母睨他一眼:“你舍得吗?临央下界,可酒宴马虎不得,我们只消准备好便是。这孩子有分寸,会提前回来的。”

玉帝笑道:“娘娘说的是。”

一个月后,昆仑山上,临央遣了哮天犬到洞外守着,还布下阵法防止他听到什么,才道:“在下临央,请通天教主现身,在下有事相谈。”

通天教主的声音在洞内响起:“你有何事?”

“在下与杨戬有些渊源,此番为他前来替通天教主重塑身躯。”

“杨戬呢?他自己怎么不来?”

不知是不是临央听错了,他竟觉得这话带着……挑逗?但对通天教主还不知道杨戬已死感到同情:“杨戬五年前被玉帝用来填了封神台的恶业,尸骨无存。”

“什么?”

“教主莫要伤心,杨戬是自愿求死,想来也不愿你去为他报仇的。”

“……你怎么知道他是自愿求死?”

“在下是仙灵,九万年前至今之事,在下都知晓。”

“你就是去年那个出世的仙灵?”

“正是。”

“那你与杨戬有何渊源,能帮他至此?”

“我骗得了他的狗,自要还他个人情。”临央有些心虚,看了看洞外的哮天犬。
通天教主同意重塑身躯,临央取出降神木,布下阵法,让通天教主的魂魄附在上面,又割破手腕,以自己的血来驱动阵法。

做完这一切,他掩好伤口,带哮天犬进来。

“你在这守着,要是饿了就把路上买的烧鸡拿来吃,我过两天就回来,这洞口我布了阵法,没人闯得进来。”临央对哮天犬嘱咐道。

哮天犬拽住临央的袖口:“主人你去哪?”

临央摸摸哮天犬的头:“去办些事情,放心,我不会丢下你的。”

这一个月来哮天犬生怕自己丢下他,临央越发对杨戬不满,这家伙到底怎么养的哮天犬?哮天犬能对他真心相待真是奇迹。

哮天犬依依不舍:“主人,那你早点回来。”

临央笑着点点头。

凉风约

第三章

正当所有人都得过且过时,天降祥瑞,仙灵出世。

天玄宫内,杨戬头痛欲裂,那些过往又浮现在他脑海,他真的好痛苦,他告诉自己,忘掉吧,忘掉就不会痛苦了,这样想着,杨戬沉沉睡去。

玉帝王母看见满天祥瑞便知道仙灵彻底出世了,可有人来报戬儿昏迷不醒,两人忙带上药王一起去看望,想想又不妥,派天奴把太上老君一起叫上。

四人一狗围着杨戬,哮天犬催促:“药王大人,我主人到底怎么样了?你把了半天的脉,倒是给个说法啊。”

药王收回手,不慌不忙:“你放心,你主人无碍,只是从前的事,他不愿想起来,才陷入昏迷,我开一副安神的药,很快就能醒了。”

玉帝犹豫:“那戬儿还会想起来吗?”

药王摇摇头:“这得看他愿不愿意了。”

王母心疼道:“这孩子受了太多苦了,忘记也好,他不愿记起,我们从此便不提,”转头对太上老君道:“戬儿受苦也有你的份,那些丹药你可别心疼,该拿的都拿出来,好好给戬儿养养。”

太上老君心道杨戬现在是仙灵之体,满身的灵气都够他滋补的,哪里还用得着自己的丹药,但想想自己以前做的事情:“是,老道待会就把丹药亲自送过来。”

王母满意地点点头,和玉帝回宫继续商量该给杨戬什么名位,药王开完药也离开了,太上老君看了看杨戬,叹着气回去取丹药。

哮天犬不放心,自己去厨房煎药。他坐在药炉前,想着药王说的话,好不容易主人还活着,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又失忆了,等他醒来,是不是又不要自己了?柴火没烧好,浓烟滚滚,熏得哮天犬眼睛辣,他把那块冒烟的柴取出来,擦擦眼睛,继续煎药。

瑶姬是被漫天红霞照醒的,她还沉浸在梦中,呆愣地望了霞光半晌,她记得戬儿出生那天,也是这样的景象,她怕异象引来天兵,加上他生有天眼,就想杀了他,天佑护着,这才作罢。后来他长大了,恭孝友悌,乖顺得很,没出事之前,他是她最喜欢的孩子。可几千年不见,他便成了女儿口中的恶人,众仙眼中的小人。

当年他去桃山救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气质清冷,风姿潇洒,端的是一副正气凛然,只是太蠢了些,非但没能救出她,还差点害她魂飞魄散,平白受了那么多苦。罢了,人死如灯灭,他到底是她的儿子,有空去坟头看看吧。

瑶姬从来没想过,有没有人给他立坟。

第二天上朝时,玉帝下令昭告四海,仙灵出世,天地清明,恶孽尽消,兹封为崇祁帝君,赐府天玄宫,五日后于瑶池宴请诸仙。

众仙一溜地拍马屁,说着吉祥话。

站在阶下的刘沉香双拳紧握,脸色铁青,恶孽尽消?那被他用来填了封神台恶业的舅舅呢?

玉帝瞟了一眼,语气不善地问道:“刘沉香,你有什么不满吗?”

刘沉香出列:“启禀陛下,小神没有什么不满的。”这两日玉帝古怪得很,不仅下界把王母接了回来,还跟着王母一起刁难他,他要说反对此事,指不定又要怎么为难他。

玉帝冷哼一声,派给他一个剿灭大妖的任务,便散了朝。

刘沉香拉住太上老君:“老君,仙灵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刚出世就能封为帝君?”

太上老君眯着眼,慢慢道:“仙灵,自天地之始,百族之替时便孕育在天穹之顶,吸取天地之灵气,需满九万年才能化形出世,出世时,天降祥瑞,昨天你应当也看到了。”          

刘沉香点头:“确实,满天金光红霞。”

“不只如此,昨日天玄宫外还有好几只上古神兽盘旋,这还是会飞的,不会飞的还赶不来呢。”

“这,仙灵出世还能把神兽引来?”

太上老君笑道,“仙灵法力无边,知晓世事,出世后还能为天地带来福祉,神兽有此举也是应当的。但仙灵出世条件颇为苛刻,若天地太过污浊,即便满了年岁也不能出世,从此便消散于天地间。上古时据说仙灵虽不是漫山遍野,但也星星点点,可自从旧天条建立就再也没见过它们的身影了。若不是此次新天条初立,封神,咳,怕是就此绝迹了。”

两人说话间已到了兜率宫,太上老君坐到八卦炉前,“我要给崇祁帝君炼丹喽,他这两天可吃了我不少丹药,再不炼丹,我这兜率宫又要空空如也了。”

刘沉香离开了兜率宫,却在想老君说的话,什么叫这两天,仙灵不是昨天才出世的吗?可没时间容他细想,玉帝让他剿杀的大妖在凡间,这种事根本轮不到他这个司法天神来做,玉帝有意为难才派他去。刘沉香叹气,这事虽不难,却胜在麻烦,没两三个月,做不完。他拎着斧头,孤零零地下界去了。

凉风约

第二章

三天前,瑶姬忽的心中一慌,觉得自己彻底失去了什么,那种无力和慌乱让瑶姬手足无措,她想到远在华山的女儿,连忙下界赶过去。

定是那孽子又对莲儿做了什么,当初我就该掐死他,这个孽障!要是莲儿有什么闪失,我一定杀了他!瑶姬紧咬牙关,恨恨地想。

待她赶到华山,圣母宫已成废墟,左脸鲜血淋漓的外孙跪着搀扶哭倒在地上的女儿。旁边站着六个男子和一个孩子,一副死了爹娘的样子,而刘彦昌却不见人影,瑶姬目中闪过一丝轻视,又急忙过去扶起女儿,温声问道:“莲儿,这是怎么了?又是那个孽子干的是不是?他在哪,娘帮你教训他。”

刚被扶起来的杨莲又哭着软倒下去:“不是,娘,不是二哥,我们都错了,二哥——”说到最后她竟哀嚎起来,晕了过去。

刘沉香与瑶姬二人手忙脚乱,又是用术法将房屋恢复,又是把杨莲安置好,情急之下,瑶姬也无暇询问究竟发生了何事。

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了,没等瑶姬开口,刘沉香便发话了:“外婆为什么什么事都要推到舅舅头上?就因为当年他害你被天兵发现?”

瑶姬心头火起,但想到女儿,忍了忍:“你这孩子怎么跟外婆说话的。”

刘沉香冷笑一声:“当年舅舅是为了救掉下山崖的母亲才动用天眼的,可你真的以为天兵是由舅舅引来的吗?你应该清楚那些天兵有多没用,怎么可能在短短几息时间就集结好?况且,发现就发现了,你还驾云逃跑,巴不得让他们看见吗?你被抓走后,外公和大舅舅死了,舅舅那么小,带着母亲,你想过他受了多少苦才能活下来吗?不,你从来没想过,你只会把自己的愚蠢和过错都推到舅舅头上,责怪他,怨恨他!”

瑶姬怒极,一掌劈向刘沉香,却被他打倒在地:“当初你和外公在一起,就应该想过后果,你以为就算没有舅舅,你们就不会被发现吗?玉帝王母就会放过你们吗?你太自以为是了。”

刘沉香蹲下身,沉声道:“如果不是你,事情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左脸的血已经凝固成了黑色,眼中含着滔天恨意,瑶姬有一瞬以为他会杀了自己,可他没有,他只是站起身,背对着她说:“我要去找小玉,母亲就由你照料了,反正她是你最乖巧的女儿不是吗?”

瑶姬听出了话尾的讽刺之意,刚想呵斥,他便不见了身影。她起身坐到女儿床边,看着她恬静的面容,陷入沉思。

梅山六兄弟和哪吒在屋外站了几天,浑浑噩噩地离开了。

杨莲醒来时看见母亲坐在她床边,目光幽幽地盯着她,杨莲心头一惊:“娘,怎么了?”

“沉香说当年杨戬是为了救你才用了天眼,是真的吗?”

瑶姬语气平缓,可杨莲却感到不安,她不敢说出真相,她已经失去了二哥,不能再没有娘了,她装作茫然的样子,道:“救我用了天眼?女儿不记得了,可能是小时候为了躲避天兵追杀用的吧……”

瑶姬点头,又问道:“娘来的时候你哭着喊二哥,那逆子又做了什么?”

杨莲垂眸,伤心地道:“有人在宫内布阵想要杀了我们,是二哥破阵救了我们。”

“那也不用哭成那样,他人呢?”

“二哥,二哥,死了……”杨莲又哭了起来。

“死了?”瑶姬这才明白心中的慌乱是因为谁,她有些怅然,“你既然醒了,娘就先回去了,等有空再来看你。”

杨莲也怕她还要问什么,勉强笑道:“娘,那您慢走。”

瑶姬在圣母宫上方停留片刻才离开。

她的女儿竟也会对她说谎了。

瑶姬回了住处,带着满身的疲倦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天佑没有躲躲藏藏地住着小草屋,她们住在明亮宽敞的草堂,生了震儿,戬儿和莲儿,孩子们乖巧懂事,她陪天佑安稳幸福地过完了一生,等孩子们成家生子慢慢老去,才回了天庭。那是一个美梦,如果当年没有天兵找来,她们也会这样的,本该是这样的。

封神台下,龙四和小玉哭着唤杨戬,可哪里还有人影,封神台的恶业消散了,他却再也回不来了。

那千百年积累的恶业,凭什么要让那人去填?

刘沉香料想她们在封神台,便赶了过来,入目便是这样的情形,不知他对她们说了什么,龙四回了东海,小玉也和刘沉香回了华山。

不久,百花仙子死了,嫦娥疯了,梅山老四成了刘沉香的得力助手,因公殉职,还连累了一个曾落井下石的土地。对谁落井下石,不言而喻。

凉风约

《人生长恨水长东》同人文

私设众多,OOC严重,不喜勿入,雷者勿入

第一章

封神台旁的桃树林中,白衣黑发的男子缓缓坐起,四周的桃树随风而曳,花瓣纷纷扬扬,空中夹杂着泥土和桃花的气息,阳光洒在杨戬的身上,让他觉得温暖又刺眼,他有多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感觉了?

前尘往事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痛,好痛,从心口到四肢百骸,没有一处不在痛,杨戬的脸色几乎和衣服一样地白,疼痛过后,仿佛一切都豁然开朗。

错了,一切都错了,自己这几千年为了所谓的亲人都干了些什么?!为什么,明明她们一个个利用他,厌恶他,用口中的亲情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他,却还不离开呢?她们根本不值得他这么掏心掏肺地付出!

可是,离开了她们,他又能去哪呢?兄弟,朋友,他一个也不剩了。

杨戬心中满是凄凉,天大地大,他这个仙凡之子却无立锥之地。

“戬儿,你,你醒了?”玉帝不知何时来了,脸上挂着疑似讨好的笑容,一副想要上前又不敢的样子。

杨戬见到他便有些不耐烦,他又想对自己做什么?从醒来时杨戬就发觉自己的法力已经恢复,虽然还不知为何,但怼玉帝丝毫不慌,于是一脸冷漠质问:“张百忍,你想做什么?”

玉帝依旧挂着笑,甚至看着有些和蔼,杨戬觉得一定是自己眼睛出问题了。

“戬儿,你别怕,舅舅现在已经不是死物了,再不会伤害你了。此事说来话长,你和舅舅回宫,你舅母也在等你呢,我们慢慢和你说。”

杨戬狐疑地看了玉帝一会,点了点头:“那你带我去吧。”就算他们想对自己做什么,那又如何,自己没了软肋,也不怕他们像从前一样威胁,最坏不过死而已,只是,又要留哮天犬孤身一人了。

玉皇殿内,玉帝和王母慈爱地看着杨戬,看得他心里有些发毛,不过还是问道:“依你们所说,因为我的献祭,你们都有了意识,并且心怀大爱?”

“没错,不只是这样,最初是我们,慢慢地所有仙人都会这样,天地会为之一清,不复从前的污浊和残破,封神台的恶业也彻底消散了,”玉帝激动地说道,“这一切多亏了你啊戬儿!”

杨戬设想了一下所有仙人都像他们这样的情景,不由打了个寒颤。

“只是因为我的献祭,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再者,既然是献祭,为什么我还能活着?”杨戬不解。

“因为你是仙灵,自洪荒便孕育的仙灵,只有你,才能让天地肃清,回归本真,也只有你,才能从封神台上全身而退。”王母和蔼地说道。

“可是,我明明是由父母所生……”

“三千年前,天条腐旧天地污浊,你无法出世才借杨天佑与瑶姬的精血而生,而今你除了那段记忆已经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那具肉身在封神台被毁,你现在的身体是由自己的本体变化而成,是比我们还要纯净的仙体。”玉帝幻化出一面镜子,让杨戬看看自己的模样。

镜中的人还是杨戬原本的样貌,只是年龄才十六七岁,皮肤更白了些,看上去一脸纯善无辜,杨戬有些嫌弃。

杨戬在天庭住下了,按玉帝王母的说法,他的仙体不稳,作为仙灵的记忆也没恢复,还是先住下好好休养,最重要的是,他们把哮天犬找了回来。

在天玄宫内,杨戬每日逗逗狗,耍耍枪,看看花,玉帝王母送来的天材地宝灵丹妙药都进了他和哮天犬的肚子,也不知是不是吃得好了,哮天犬好看了不少。

这天,杨戬正坐在庭院,看那傻狗在花丛打滚,他拿起茶杯浅啜,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突然,脑中一阵剧痛,让他有些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