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倚千阑

远处传来几声鸟叫,这叫声很奇异,三声急促的“咕”,最后的“咕”拖得很长。这叫声在莺雀清脆的啼叫下显得苍凉和沙哑,像是年暮的老妪在行将就木时的沧桑呼喊。她在呼喊什么,我不知道,只是这声响在春寒料峭的茫茫林海中,在漫着薄雾朦胧的山脊上,在我渺远空阔的神思里久久难以消散。

鸟还在叫,我的思绪在广袤的山野平缓而轻柔地展开,渐飘渐远。

它飘回了我的过去,冷漠安静地看着幼年的我,看着那个孩子经历着苦难与黑暗,一点一点变成恣意狂放的青年,他的傲骨还在,可心早已伤痕遍布。他站上这个世界的巅峰,所有人在他脚下臣服膜拜,在内心恐惧他的暴虐无度。

他这样的暴君很快被推翻了,为首的是他最信赖的手下。

可笑,他这样的人还有信任,更可笑的是,这信任所托非人。

从高处跌落的他要比幼时经历更深重的苦难,这经历像澎湃沉重的海浪,又像过处不留片草的暴风,肆虐而凶狠地妄图摧折他这棵参天大树。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仍活了下来。

他杀了那些背叛他的人,他们的血肉在皇城满地都是,百姓惊恐地看着这个复位的暴君,再次臣服在他的脚下。

无趣,他想。

于是我就在这山间的小屋了。